蔚来基金的拍卖行动走在了其他债权人的破产重整前面

  • 时间:

【青桔单车悄悄涨价】

賬上12億資金去向成謎對於康得復材是否具備了破產原因,部分債權人與康得復材提出了不一樣的觀點,其中,賬上12億貨幣資金的去向,成為爭論焦點。

其進一步表示:“自2019年3月1日起,康得復材與廊坊飛澤進行合作,即由廊坊飛澤對外代表收款和簽約,康得復材進行生產,維持公司生產設備的正常運營及支付員工的相應成本和費用。”

與會各代表也對破產重整與否各自進行了表態。

據參與聽證會的人員介紹,此次破產重整的申請債權人寧波維盛鼎軒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申請人”)現場表示,康得復材提供的財務報表賬上的主要資金為貨幣資金,該財報顯示2018年年底的貨幣資金餘額逾12億元,截至2019年10月31日其貨幣資金的總額也為12.8億元。

然而,部分債權人並不認可蔚來提出的拍賣。康得復材其中一方的國資債權人表示,康得復材已無力償還當前債務,公司具有的優勢裝備、產品、技術和市場,只有通過重整程序招募合格的戰略投資人才能發揮其真正的經營價值,而不是由蔚來基金這樣的關聯方進行類似自買自賣,侵害債權人及小股東的利益的可疑交易。

最後,廊坊市安次區開發區管理委員會代理人現場表示,支持法院依法依規保證企業的存續和生存發展,保證員工情緒穩定。瞭解到碳纖維複合材料有良好的發展前景,康得復材具備重整的價值,申請人申請重整要有切實可行的重整方案和能力,避免走到徹底的破產清算的地步,損害各方的權利,這個是管委會領導們的意見。

據康得復材某國資債權人提供的初步統計資料顯示,康得復材的國有資產債權人公司至少有9家,合計債權資金初步統計約為21.45億元,最終數字還需進入破產重整後,由法院指定的破產管理人來確認。

隨後,聽證會法官提出“財務報表上的貨幣資金去向清楚嗎”“在你們賬戶嗎這些錢”的問題,康得復材代理律師現場分別表示“就是賬上餘額這麼多”“不清楚”。法官進一步提問“各位股東知道不知道康得復材有大量的現金流”各位股東均答“不知道”。

隨後,國家開發銀行聽證會委托代理人進一步表示,“對於土地和廠房,我們是在2019年4-5月份查封的,銀行賬戶是1月份。此外,在訴訟過程中康得復材多次拒絕接收法律文書,而且康得集團惡意提起管轄權異議,由此我們認為康得復材對於債權的償還是持消極的態度。”

在聽證會上,康得復材代理律師表示,截至2019年10月31 日,康得復材資產和負債總計分別為30. 12億元和17. 03億元,所有者權益及凈資產額13. 09億元。其中,主要資產包括貨幣資金12.76 億元、預付賬款1.03億元、固定資產4億元、在建工程5.5億元,無形資產1.26億元等。

半年時間過去,上市公司康得新複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ST康得 002450)在北京銀行賬上122億資金的去向仍舊是一個謎,而資金短缺則讓這家曾經的“白馬股”舉步維艱。

近日,廊坊市中院召集康得複合材料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康得復材”)股東和債權人召開關於公司破產重整的聽證會,而與康得新相似的“被大股東掏空”情況,則在聽證會中被提及。值得註意的是,康得復材大股東同樣為康得集團,後者直接持有康得復材45.60%股份。

“蔚來資本是受害者,正因為是最大的受害者,所以蔚來資本才全力以赴地在大股東出事時出手援助,這是被迫的。”該知情人士進一步表示:“在原始投資逾6億元的情況下,蔚來資本今年陸續增資了1個多億,穩定了80%的員工,留下的員工,給了股權激勵,只有把產業穩定持續運營下去,才能延續其戰略價值,為後續重整保留火種。”

據與會人員提供的信息,聽證會各方主要圍繞康得復材是否具備破產條件進行討論,而“是否具備破產條件”不可迴避地涉及到康得復材12.8億元存款是否在賬上的問題。對於廊坊市中院法官提問“財務報表上的貨幣資金去向清楚嗎”“在你們賬戶嗎這些錢”時,康得復材代理律師現場分別表示“就是賬上餘額這麼多”“不清楚”。

天眼查顯示,鐘玉為康得復材法定代表人,同時也是康得集團法定代表人、大股東、實控人兼董事長和總經理,其也曾擔任上市公司康得新董事長十餘年,後於今年2月離任。今年5月12日,據張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鐘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參會各方表達立場康得集團:不支持也不同意進入破產重整

安信信托代理人表示“我們希望執行案件停止下來,其他的需要回去彙報”;渤海國際信托代理人表示“我們希望執行案件停止下來”;農業銀行代理表示“需要上報上級行”,其餘一些與會方代理人則表示“先停止拍賣”。

某接近蔚來資本方的知情人士表示:“債務危機今年1月爆發,爆發以後,康得復材幾十個債權人紛紛封了康得復材的賬戶,今年1、2月和去年12月的員工工資沒有發,給供應商的原材料錢付不出去,回款收不回來。如果沒有蔚來出手相救,康得復材已經不行了。”

申請人進一步表示,康得復材賬上無法動用的巨額現金,與母公司康得集團和北京銀行簽署的現金歸集協議以及證監會查處的康得新大股東挪用資金案件有關。康得復材作為康得集團在中國境內的子公司也受制於該協議,賬上餘額並非真實可動用的資金。

聽證會最後,法官表示,申請人是否具備主體資格和被申請人是否具備破產原因,合議庭合議以後再做決定。

今年9月,蔚來基金依據其取得的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庭做出的仲裁裁決,向廊坊中院申請強制執行其對康得復材約7億元的債權。相關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今年10月中旬,康得復材的個別債權人在拍賣前已向廊坊中院提交了對康得復材破產重整的申請,隨後兩周法院沒有正面答覆。

申請人提出質疑稱,如果康得復材確實有如此大量的貨幣資金,為何目前還要通過司法拍賣網拍賣其最為核心的生產設備乃至全部的辦公傢具,包括下水道和智能馬桶以及專利技術等的方式來執行一家債權人的債權。

對於破產重整的程序,上述債權人進一步表示,破產重整並不會造成企業停產,投資程序大致為,進入破產程序後,由法院指定的破產管理人制定破產重組方案,招募投資人,在公開競選投資人時,如需要保證金,合格投資者只會在破產管理人依據相關法規下建立的賬號,合法繳納。

對此,康得復材代理律師現場表示,關於“財務報表主要資產為貨幣資金,為什麼相關執行案件在對債務人的固定資產進行拍賣”,這個問題債務人不能解答,應該由申請執行人和法院負責解答。

今年7月5日,證監會下發的《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顯示,康得新大股東康得集團利用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服務協議》,分別於2014年至2018年非經營性占用康得新資金65.23億元、58.37億元、76.72億元、171.50億元和159.31億元。不過,《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並未對康得集團占用資金的餘額及去向進行說明。

申請人認為,破產原因包括兩個方面,一為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二為無法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其已經證明債權債務關係依法成立,債務履行期限已經屆滿,康得復材未完全清償債務,雖然康得復材的賬面資產大於負債,但同樣滿足法定的破產原因。

談及飛澤公司,部分債權人有不一樣的看法,某接近債權人一方的知情人士表示:“康得復材與蔚來、寧德電池、北汽的大部分訂單被轉到蔚來成立的飛澤公司了,康得復材現在只是收代加工費,而大部分員工也被飛澤公司遷走了,股權激勵是在飛澤公司,不是康得復材。這侵占了康得復材其他股東與債權人的權益,蔚來的拍賣,會讓復材資產歸零,喪失了復材重整的一切可能。蔚來對飛澤有貢獻,對康得復材沒有貢獻。”

某接近蔚來方的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蔚來是首家查封康得復材設備的債權人,這次也會將這批設備拍下來。隨後,希望政府出面組織中小股東和債權人對話,搭個檯子,讓大家通過協商解決這個事情。蔚來的想法,並不是說它自己好就行,也一定要保持社會穩定、保持企業正常運營,同時也會尊重法律的判決。”

其進一步表示,賬上無法動用的巨額現金是否與證監會查處的案件相關,在現有的行政處罰程序中均尚未得出結論。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所涉聽證程序在11月19日才剛剛結束,所有參與程序當事人均做出了新的陳述,案件結果尚未可知,相關處罰均針對康得新公司和康得集團,與債務人無關,申請人僅憑其他法人的公告陳述和聲明就來推斷債務人的財務狀況缺乏依據不能成立。

北京益盛恆通代理人現場表示:“我方同意進行重整,大股東挪用了15個億的資金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從本質來講,這個企業。具備重組價值。第二點,為了防止不公平受償,我認為破產重整能夠滿足各方利益,儘快進入重整就能停止拍賣防止相應的一系列案件發生。”

接近蔚來資本方的知情人士則表示:“康得復材與蔚來、寧德電池、北汽的大部分訂單都因為債務危機而決定停止。是蔚來資本通過行業資源在新主體上重新開發了蔚來汽車與寧德時代的戰略訂單。只有維持產業的穩定持續運營,後續康得復材才有重整價值。”

對於是否會在拍下後將設備轉移至另外一個企業主體,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蔚來需要跟政府協商和政府組織的討論”。

天眼查顯示,康得復材前三大股東分別為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康得集團”)、康得新複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康得新”)和北京益聖恆通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其分別持股45.60%、14.40%和10.40%,其中,康得集團同時也是上市公司康得新的大股東。

此外,蔚來代理人現場表示“目前階段不具備可行性”;寧波璞琨代理人表示“我們希望預重整”;國家開發銀行代理人表示“重整具有緊迫性,我方同意重整”;民生金融租賃代理人表示“我們認為應當債務重整或者預重整”;東吳證券代理人則表示“和民生意見一樣”;中關村科技代理人表示“我需要向公司彙報,目前沒有意見”;

11月19日,康得新參加了證監會舉行的聽證會,對上述《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進行申辯,處於等待結果的關鍵時期,其持股的碳纖維資產一再被嘗試拍賣,而相關債權人及股東則試圖阻止拍賣進行,一場碳纖維資產權益的“爭奪戰”已蔓延至法院。

其中,國家開發銀行聽證會委托代理人現場表示:“我們在北京四中院和西城區法院分別對康得復材提起了兩起訴訟,金額合計1344萬歐元。我們對康得復材的賬戶進行了查封,在查封之前康得復材顯示賬面資金,但是我們到了北京銀行賬面金額為0。賬面資金在銀行賬戶上是沒有的。”

熱點欄目自選股數據中心行情中心資金流向模擬交易客戶端對於康得復材是否具備了破產原因,部分債權人與康得復材提出了不一樣的觀點,其中,賬上12億貨幣資金的去向,成為爭論焦點。

康得復材是蔚來汽車ES6核心部件碳纖維底盤供應商,而這次發起資產拍賣的正是蔚來管理下的湖北長江蔚來新能源產業發展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蔚來基金”),其持有康得復材6.00%股份,是康得復材的第四大股東,而康得集團也持有蔚來基金16.40%份額。

“任何破產重整的前提是必須有真實的戰略投資方,按照康得復材的公司規模,必須有超過五億元的投資準備並放入公管賬戶成為押金,才能保證運轉,否則破產重整計劃很可能演變為破產清算,債權人和股東的利益將無法保證。”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當前的生產設備拍賣行動,一方面是蔚來資本作為債權人的合法合規行為,另一方面是為了保證核心生產資料的安全性。”

其中,康得集團代理人現場表示:“首先我們不支持也不同意進入破產重整,現在公司在生產,破產是要停產的。現在方案不具備可行性,現在進行重整可能最終就是破產清算,造成重大損失。懇請法院不予受理破產重整申請。”

與此同時,蔚來基金的拍賣行動走在了其他債權人的破產重整前面,其委托廊坊中院對康得復材資產的拍賣於11月4日第一次掛網。隨後因數家國資債權人和康得復材小股東向法院提出拍賣執行異議,該次拍賣被中止。然而,在去除有異議的資產後,拍賣近期再次被掛網,拍賣方式由整體打包拍賣改為單個設備逐件拍賣。

據參與聽證會的人員介紹,出席本次聽證會的股東和債權人代理人分別有康得復材、康得集團、康得新、蔚來基金、維盛基金、益聖恆通、寧波璞琨、民生金融租賃、東吳證券、農業銀行、渤海國際信托、首創金服、安信信托、濱海農商行、中建投租賃、國家開發銀行等,以及廊坊市安次區開發區管理委員會。

广州地铁发生塌陷男婴腹中藏寄生胎湖人10连胜终结高以翔助理发博柯洁获斗地主冠军盐源县3.6级地震哈登三节60分男婴腹中藏寄生胎法国13名军人遇难英国发生捅人事件小米进入日本市场lpl全明星青桔单车悄悄涨价湖南卫视跨年阵容吉克隽逸险遭强吻孟晚舟发公开信若风道歉世界艾滋病日韦世豪脱衣庆祝韦世豪脱衣庆祝嫦娥三号发射6周年南非推新型HIV药Zara创始人房产哈登三节60分大妈向趵突泉吐水李小璐蒋劲夫新剧剑王朝定档音乐人黎小田病逝恒大中超冠军水滴筹回应漏洞多